注册送白菜体验金电子书网 » 穿越小说 » 荆楚帝国最新章节列表 » 不鸣 第七十一章 抱怨

不鸣 第七十一章 抱怨

文/贰零肆柒
荆楚帝国 本章字数:3363 荆楚帝国txt下载
推荐阅读:牧葬诸天 别慌,先遛狗 腐蚀天下 铁环 长生 灵魄锋魂 我的宝宝是神器 豪门毒妻:总裁老公,放肆宠 洛E 末世四万年
    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。

    赵国将亡,正是靠着几十万赵人的尸骨,他才率领十万楚军攻入了关中,拔下了咸阳。此刻,他和整个楚国都行走山巅上,处于命运的交错路口,然而在这个决定楚国命运、乃至全天下命运的重要时刻,他却丧失了判断,不知该怎么选择。

    历史如同一条只能单行的高速公路,一旦错过了那条岔道,那就永远的错过了。换句话说,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,机会永远只有一次,多年以后,当他第二次率领楚军拔下咸阳时,咸阳已经不是现在这个咸阳,楚国也不是现在这个楚国,天下更非现在这个天下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他才明白:历史从不重复,但是押韵。正是因为押韵,他才能站在此刻的正下方,仰视着自己的过去、仰视着今天,懊悔无比。那个时候,他也终于彻底理清了今天无法理清的混乱,直觉与理智的混乱,高贵与‘下贱’的混乱。

    定昏时分,随着楚军进入咸阳,接管外城、王城的所有城门,接管王宫、相邦府、国尉府、廷尉府、少府、钱库……,咸阳渐渐陷入了平静。只有燕无佚率领的墨者,趁着深夜出城隐入了咸阳塬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进入王城的熊荆当然不可能为难自己的姐姐,他亲自将芈蒨的诎缨解下,帮她把上衣捋平,不过这时候芈蒨还是伏拜在地,不敢起身——蔡师士卒已经找来了柴草,这些柴草堆在大廷左边的秦国祖庙外。楚军要焚烧秦国的宗庙,她无法阻止,只能对宗庙伏拜。

    大廷宽阔,上万名楚军士卒的注视下,熊荆手中举着一支燎火,他大声:“秦国杀不佞之臣民,不佞就杀秦国之臣民!秦国占我鄢郢,不佞便拔下咸阳。秦人烧不佞宗庙,不佞便烧秦国宗庙。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。不如此,善者不善,恶人永恶……”

    攻入关中,拔下咸阳,集兵王宫大廷,烧秦人宗庙。再勇猛的士族,此刻也是泪流满面,全身激动。君王可以醉生梦死,贵族尤其是西地贵族对秦人的仇恨却是刻骨铭心,鄢郢战后,使得他们失去封地、失去食邑,沦落成与庶民相差无几、徒有其表的贵族。

    楚人泪流满面,趴在地上向宗庙伏拜的芈蒨、秦臣、寺人一样是泪流满面。楚人烧毁大秦宗庙,不管是论力,还是论理,都无可阻止、无可指责,他们只能趴在地上痛哭流涕。熊荆厉喝‘点火’后,楚卒手上的燎火扔向宗庙阶下的柴草,这些人开始大声的嚎哭,一些人要冲上去救火,却被楚卒的夷矛逼退。

    因为泼了煤焦轻油,整个太庙迅速的燃烧起来,火焰跳跃着冲上了四阿重屋的屋顶,将髹漆的梁柱烧得啪啦啪啦直响。这时候一个声音冲出雉门,撕喊道:“国贼!你等皆是国贼!政儿返城,必杀你等国贼……”

    “拜见母后。”芈蒨听到这个声音就色变,她当即起身拜向她。

    “与嫪毐通奸,生子篡位便不是国贼?与赵国勾结,出卖秦国便不是国贼?”来的是太后赵姬。她为什么现在再来,熊荆心里非常清楚。而这个人处处与楚人作对,他也早就了解。

    “我未篡位,是嫪毐,是嫪毐……,是老毒妇、是你等荆人加害于我……”熊荆的指责让赵姬急忙争辩,语无伦次。然后就没人理她了,即便是嚎哭的李斯等人,也不过对她揖了一揖,又快速回身败向烈火中的太庙。

    “告知赵政:再犯楚国,不佞誓灭秦国。”背着太庙的熊熊大火,看着脚下跪拜的秦国群臣、看着不远处同样熊熊燃烧的秦宫正朝,熊荆如此相告。只是这句话与其说是警告,不如说是希望。此言说完,他扶起芈蒨身边、什么也不懂的扶苏,牵着他的小手走向路门。

    以值抱怨,而不是以怨抱怨。直,值也。意思是对等,也是克制。楚军兵入咸阳,只是烧毁太庙,没有烧毁太社;只是烧毁正朝,没有烧毁燕朝。再便是搜捕国尉府谋士,同时查抄销毁王宫、相邦府、国尉府、少府的机密简牍。劫掠只在大廷府库和少府府库里发生,连东城都未涉及。

    如此报复在性质上是对等的,但在数量上则是不等的。诸将虽有怨言,可每个人都清楚秦国并未战败,楚军占据咸阳的时间极为有限。而屠城、烧城,即便是后来血海深仇的项羽,也仅仅是烧秦宫室,所谓秦宫室,仅仅是指王城内的宫殿,非指整个咸阳城,与庶民无关;

    至于‘项羽引兵西屠咸阳’,学人早已公认二十四史里的‘屠’还有‘攻克’的意思,是否屠城要根据上下文,并非有‘屠’就是屠杀。‘项羽引兵西屠咸阳’不是屠戮了咸阳,而是攻克了‘沛公军霸上’后的咸阳。

    战争中烧与杀往往联系在一起,既然项羽屠戮了咸阳,为何只是烧秦宫室而不烧咸阳城?王城九分其国,秦宫室只是咸阳城的一部分,大约九分之一,一边杀一边烧才是最有效率的,也是最顺其自然的。

    项羽攻占咸阳,那是楚国灭国以后。现在楚国仍在,旧郢的仇恨并不能让楚军将卒屠城、烧城。鄂乐那个尽屠工匠的提议,也仅仅是刮目相看。诸将一直觉得他畏惧秦人,一个畏惧秦人的人忽然提出这么毒辣的主意,自然是刮目相看,然后他们更加鄙薄其人。

    商议中,诸将完全反对屠杀少府工匠,尤以斗于雉、成通、潘无命、妫瑕、斗常等人为甚,他们反对,郢师的养虺、妫景,弋阳的弋醉、弋通也全部反对。前者的理由是无此先例,几百年征战,工匠从来就不是屠杀的对象,反而是保护的对象;

    而后者的理由则是楚人的又一次自相矛盾——此前熊荆告诫郢师将士,任何时刻都要谨守荣誉,然而屠戮工匠却是在损毁荣誉,养虺、妫景耻于这种行为。且楚军并不畏少府工匠帮秦军打造兵甲、制造强弩,像潘无命,他一直希望楚军能舍弃火炮,与秦人矛锋相对,痛痛快快的杀一场,或是荣耀的胜利,或是光荣的战死。

    诸将的反对让熊荆终于明白,反复强调‘我到河北省来’却最终在地堡里自杀的元首为什么要组建党卫军,也没明白他为什么他能那么轻易的就将国防军将领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    他麾下的这些将率和容克贵族军官一个狗屁德行:为了保持军队的纯洁性,执掌陆军的容克贵族在一战即将到来前拒绝扩军,理由是贵族军官不足,而他们不愿意看到平民出生的军官玷污陆军的纯洁。反倒是资产阶级、小布尔乔亚子弟扎堆的海军,一直在造舰、一直在扩军。战前他们耀武扬威,当要他们出去战死的时候却宣布起义。

    牵着扶苏的小手,走在前往路门的路上。熊荆想着他迂腐却又勇敢的将卒,想着后世的德国的下场引以为戒。想问题的时候他走的快,步子小的扶苏跟不上,要不是他拉着,差点就摔了一跤,他最后把扶苏一手抱起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跟在身后的长姜从未见过熊荆抱孩子。

    “非礼否?”被人抱在怀里的扶苏倒是挺舒服,嘴里嘟啊嘟啊,转头看向身后追来的母后。

    “非、非也。”长姜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不佞饿了,蒨媭还不命人设宴?”追上来的芈蒨已擦汗了泪迹,闻声立即命人杀牢设宴。

    设宴之命传下,王宫中的嫔妃寺人,王宫外的官吏权贵,悬了半夜的心终于落地。楚军占领咸阳,做出了他们自认为最严厉的报复。可这样的报复对秦人只是不痛皮痒,只要接下来的几天不惹怒楚人,大王就率军回来了,那时候楚军必走无疑。

    “大王,此、此为九鼎……”大火熊熊的咸阳宫正朝,摆放着周人的九鼎。这是从渭南长台宫搬过来的,渭南没有城墙,为了不让楚军抢走,因此运到了咸阳宫。

    先君庄王曾问鼎之轻重,先君灵王也曾问鼎,不过未成。九鼎代表天下,照说要把九鼎运走,熊荆却觉得九鼎只代表九州,太小。世界不是九洲,只有六洲,楚人以后要铸六鼎。

    “大王,天予不取,反受其咎。”庄无地道。“我军必要运走九鼎,运回郢都。”

    “其重几何?”九鼎浑圆,烈火下泛出金黄的铜光。看着九鼎,熊荆问了一个和先君庄王差不多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此……”庄无地真不知道九鼎有多重。他只能笼统道:“当在一吨以内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及一吨,那就运吧。”熊荆勉为其难的道,身后的隗状、李斯听的一阵摇头。同为楚人,他们了解芈姓贵族的尿性,楚王竟然不把九鼎当神一样供奉起来,将来得天下必然是大秦。

    “敬告大王,迁移九鼎需选吉时,沐浴更衣五日……”李斯急道,“鼎又奇重,输运不便也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便?”熊荆看向他,还不知道他就是李斯。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六十九章 请罪 返回《荆楚帝国》目录 下一章:第七十一章 敌人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