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白菜体验金电子书网 » 注册送体验金白菜网 »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六卷 第七百九十八章 大雷雨

第六卷 第七百九十八章 大雷雨

文/扬秋
穿越之教主难为 本章字数:5520 穿越之教主难为txt下载
推荐阅读:都市之地狱之主 超神佣兵系统 煮夫养成手册 神帝争霸 冥婚盛宠:冥王老公,放肆撩! 花都妖孽狂少 影后初养成,周少不放过 娇养小兽妃:七皇叔,别太猛 田园娇宠:毒医娘子山里汉 篮坛史上最强
    黎浅浅对王太太想把女儿嫁给凤公子的事并不甚清楚,不过她不清楚没关系,有刘二在,她若想问,随时都可知道详情。

    她不在意,毕竟凤公子对王家没有好感,王太太想,不代表事能成,更何况她女儿还时时扯她后腿。

    然而,黎浅浅不以为意,不代表她身边的人也不在意,黎漱派人去湘城买房,在湘城附近发生的事,当然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大教主您看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凤乐悠是她害死的吗?她怎么还活着?”凤老庄主可不是个心慈心软的人。

    谨一躬身在他耳边道,“本来凤老庄主是想要她到地底下去跟凤大小姐赔罪的,不过凤公子他们说了,这么轻易就让她死了,岂不便宜了她?不如钝刀割肉慢慢折腾她,让她疼死,才解气。”

    黎漱不以为然,痛快地把仇人一刀解决了,那才叫快意恩仇嘛!慢慢地的钝刀割肉,那得花多少时间跟她耗啊?浪费时间。不如一口气给她的痛快,解决掉那女人后,也好把这事给放下。

    “兴许凤老庄主觉得慢慢的拖死她才痛快。”纵使这个独生女有许多错处,但到底是凤老庄主夫妻唯一的血脉,王家因为一己之私,设计她嫁给王建业,王太太又因嫌她挡了路,所以害死她,这让凤老庄主如何能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王金燕在羡城的名声不佳,原本还有望嫁到湘城去,不过因为她们母女两的作为,原本对王金燕有意的人家纷纷打消了念头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相中她,是因王家和凤家的亲戚关系,虽然王家儿媳凤家女死了,但有个王家孙入继凤家,这个纽带可是实打实的不好断,要是娶了王家女,便与凤家有了转折亲,他们住在湘城,日常要和凤家庄往来,可比住在羡城的王家要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现在嘛!知道王太太想亲上加亲,把女儿嫁进凤家,但王金燕却另有打算,这些人就打了退堂鼓,他们是想结亲不是想结仇,娶个有异心的媳妇回来,是想祸害自家吗?还是另寻他法亲近凤家庄得了。

    黎漱又问,在湘城买房可还顺利,这自是顺利的,就不知买的房合不合大教主和教主的意就是。

    黎漱不以为意的摆摆手,“要是不合意,回头把这房子卖了,再买过就是。”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谨一也知他的脾气,遂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夜宿客栈里,黎浅浅她们住的客房很安静,不过外头倒是很热闹,虽已入夜,但兴许又有房客入住,才会这么热闹?

    屋里有些闷热,谨一把桌上的灯罩拿开,挑了挑烛芯,屋里变亮不少。

    “大概要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黎漱才说完话,就听到天边响起一声闷雷,轰隆声直震得人心头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谨一点点头,问,“要去看看教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若侍候得不好,把人换掉就是,多的是人想来侍候黎浅浅。

    谨一无语,提醒,“春江几个自教主小时就侍候到现在,若贸然要把人换掉,只怕教主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黎漱不解的看谨一一眼,“我没说要把她们换掉。”你那里有问题?

    呃,“您刚不是说……”若侍候得不好,好吧!是他漏掉了这个前题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?”黎漱伸手探向谨一的额头,“你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嘎?谨一先是被黎漱的动作吓了一跳,再来则是被他的话给惊到。他?发烧了?

    黎漱把谨一按坐在椅子里,谨一直到坐下之后,才感觉到头隐隐作痛,难道自己真的病了?

    “你坐着休息下,我去让人请棠姐儿过来。”

    谨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黎漱已经转身出去了,忽地白光一闪,紧跟着轰隆隆雷声大作,叮当作响的雨水奔腾而下。

    黎漱回来了,还带着黎浅浅、蓝棠及叶妈妈等人,谨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圈人围着自己,感觉有点毛毛的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过来时,正逢大雨倾盆,虽穿了油衣打了伞,可雨势太大,天又冷,手脚都是冰的。

    黎浅浅她们先除了雨具,又在炭盆前烘暖手脚,叶妈妈就带着杨柳去了耳房,除了准备要给谨一熬药,还要烧些开水,给黎浅浅他们沏茶。

    蓝棠走到谨一旁边的椅子坐下,从药箱里取出药枕,然后搓热双手,见谨一闭着眼睛,她轻声唤了他一声,只见他眼皮底下的眼珠子转动着,不过没睁开眼睛,看来真的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蓝棠轻声告诉他,她接下来要做些什么,谨一还是没睁眼,只是微微点头,蓝棠把过脉后,先从腰间红玉葫芦荷包里取出一个药瓶,从中倒了一颗药丸出来,这是她爹炼的药丸,方子是药王谷祖传的,专治伤风发烧,一般她是不会用到这个药丸,因为是她爹精炼的,药效加乘,不过谨一正在发高烧,服药丸会比现熬的药效果来得更好些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她拿药丸出来,对春江点头示意,春江颌首转身去了耳房,叶妈妈已经烧好了开水,春江提了小壸过来,先在杯子里倒了半杯,又把墙边的长几上的水壸提过来兑了半杯凉白开。

    她刚一进屋就已经先查看过了,知道屋里的水已经凉了,谨一要服药,正好用得上。

    黎浅浅把药丸给黎漱,黎漱看着她,又看看手里的药丸,给他药丸干么?

    “谨一人不舒服,如果在水里化开,要吞那么一杯,有点吃力吧?毕竟才用过饭,要是吞药丸,就不会那么吃力了。”

    黎漱还是不说话,直勾勾的看着黎浅浅,黎浅浅笑,“您总不会要我们给谨一喂药吧?”

    黎漱叹气,上前拍拍谨一,谨一睁开眼,眼白里全是血丝,把黎漱吓了一跳,谨一也被他吓一跳,因为眼一睁开看到的就是一颗大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的一颗黑药丸,虽说散发着药香,不过那么大一颗药丸,光看就很吓人了好吗?

    “你病了,棠姐儿说,你得吃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颗?”这么大一颗?有没有搞错啊?谨一瞠目结舌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黎浅浅看了想笑,不过硬忍住,问,“还是要放到水里化了服用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。”药丸闻起来是香,不过化到水里,那味道喝起来如何可就不好说了,说不定极苦,苦到掉渣呢!

    谨一想了想,问蓝棠,“这药丸可以咬不?”

    大家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,都愣住了,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,蓝棠笑着点点头,“可以咬一半,先吞一半再吞剩下的一半。”

    这还能接受,谨一照办了,不过没吞过那么大的东西,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    黎浅浅前世幼年时生病,吃的是西医的药粉,长大后第一次吞胶囊,也是噎到,把她哥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看谨一吃药丸,黎浅浅有种看到以前自己的错觉,可惜,谨一不像她那样噎到,所以大家没被吓到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有点小小的失落呢?

    “吃过药,就回房去歇着吧?能睡就睡,别强撑着。”蓝棠交代着,谨一点头,不过头一点就感觉痛,还有点晕眩,最后是黎漱和过来回事的刘二一起把人送上床。

    叶妈妈和杨柳留下来帮忙熬药和熬粥,黎浅浅说要让人给她们送被褥过来,叶妈妈连忙拦了。

    “外头下这么大的雨呢!拿被褥过来还不得淋湿了,就一个晚上,我们两熬一熬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春寿则道,“不如拿毛里斗篷吧!轻薄好拿,用油布包着就不会淋湿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黎浅浅见叶妈妈还要拒绝,忙道,“就这么说定了,妈妈也说,外头下着大雨呢!夜里肯定更冷,已经有一个病人了,可不好再添病患。”

    叶妈妈想想也是,遂交代春江,回去后要记得给黎浅浅她们喝热姜汤。

    春江一一应下,才跟着黎浅浅她们走了。

    黎浅浅一手撑伞一手提裙,和撑伞提灯笼的春江道,“谨一竟然生病了,还真是让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吃五谷杂粮的,哪能不生病,往常肯定也有过,只是他底子好,没等我们发现,就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黎浅浅想想也是。

    因蓝棠进京是要出嫁,随行的车马不少,因此她们订了三座大客院,里头划分成好几座小院,他们人多车马也多,马车里箱笼中,装了蓝棠一小部份的嫁妆,另外那些则派人送到湘城去。

    黎漱知道皇帝赐的宅子不大,想着蓝棠的嫁妆全运进京,不止旅途不便,还可能摆不进蓝宅里,便让黎浅浅挑了些贵重轻便的带进京,不教人小瞧了蓝棠,再就是震慑人喽!

    黎浅浅选择带进京的嫁妆,珍玩都是有价有市的珍品,药材虽稀有,但也不是有钱买不到的那种,可能就是要花些精神收集而已,至于布料,都是瑞瑶教教众们自己织染的,富含地方色彩的。

    反正皇帝赏给她爹和她哥的料子,都放在将军府中,到时再添一些进去就好。

    至于黎漱说要震慑人的,京里瑞瑶教分舵库房里有,不急。

    真正的好东西都送到湘城宅子去了,黎浅浅觉得不用晒出来给人看,自己有什么自己清楚就好,晒出来给人看,没的让人惦记,岂不是划不来?

    蓝棠也觉得有理,既然新娘子都这么想,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不过总舵来了不少人,分住在另两座大客院里,其中还有一路北上时,跟过来的各分舵人马。

    黎浅浅觉得,等到京城时,像今日投宿这家客栈这样的客院,大概三座都不够他们的人住!

    “回头叫刘二过来一趟,我算了下,只怕分舵住不下这么多人。”得叫人赶紧想办法打点好,以免到时人都到京城了,才发现没地方住。

    刘二现在还在帮忙照顾谨一,所以不急,反正还没到京城,有的是时间让人去准备。

    蓝棠则和云珠交代,下雨了,回头要交代仆妇们给大家煮姜汤喝,另外还叫人留心,看有没有人病了不敢说,若有,就赶紧回报上来,她给看病开药。

    正说着,就听到客院外头人声鼎沸,黎浅浅侧耳倾听了下,就对蓝棠她们道,“没事,是有客投宿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原本想赶夜路,不想遇到大雨,才匆匆找地方投宿的吧?”蓝棠听力没黎浅浅好,只听到外头的人声吵杂,大概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吧?要不然下人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呢?

    蓝棠其实猜错了,外头吵闹不休的这家还真是大户人家,只不过当家主母无能,管不住下人不说,得宠的妾室和庶女都可以踩在她头撒野。

    一群人慌急的住进客院中,这家客栈的大客院分别以梅、兰、竹、菊、松、柏、榆、杉等字来命名。

    黎漱他们住的客院为松院,另外订的两座客院为柏院及梅院,这三座院子算是规模最大的,没办法,他们人多,不订这么大的客院,住不下!

    新来的客人家主姓宋,从宋城来的,别误会,宋二老爷并非宋城城主,宋城城主姓饶,战乱前,宋城的城主确实姓宋,但天盛帝国灭亡后,宋氏凋零,最后由饶氏接掌大权,宋二老爷家是后来从赵国迁过来的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宋城的城主还是他家老乡,能沾点城主的光,没想到迁居安定下来后,才发现城主姓饶。

    不过宋二老爷在江湖上还颇有名气的,因为他女儿宋渺渺号称宋城第一美人,和晴翠山庄不同,宋二老爷不像修大庄主那样有野心,宋家虽有家传武功,可要同江湖上那些侠客相比?他觉得那大概只有送死的份。

    修大庄主把长女捧成江湖第一美人,还传出孟大盟主和凤庄主在追求她,可惜最后给赵国七皇子作妾,还把晴翠山庄也给填了进去!

    如今江湖中,已无晴翠山庄了。

    宋二老爷看到晴翠山庄的下场时,不禁要庆幸,自己没有放纵女儿,早早就把她嫁出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,女婿命短,留下他女儿和外孙女,死了!要是他一个人死了,倒也罢了,偏偏因他沾惹了桃花劫,害死了自己,也拖累父母兄嫂,可怜他闺女要一肩扛起养育兄嫂儿女的重担。

    宋二老爷一家之所以劳师动众出行,就是去为女儿撑腰,并要把女儿和外孙女,及其兄嫂的儿女接回宋城。

    宋渺渺是嫡次女,上头长姐在及笄后不久就过世了,她娘就生一子二女,弟弟年幼,出生时,上头已有庶子三名,他行四。

    因为连生二女,迟迟未再有喜,生了庶长子、次子的王姨娘就得意了,连同她女儿也常常甩脸给嫡母瞧。

    此次出行,原本只需宋二老爷夫妻带着嫡子去就好,王姨娘却道人多势众,既要为姑奶奶撑腰,自然是人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行人,不止有宋家的,还有宋渺渺夫家的下人,而宋家下人,除宋二太太的人,更多的是王姨娘的人,王姨娘的人是最会吵的,笃信会吵的孩子有糖吃,一点小事就吵吵吵。

    另外的宋家下人,不是宋二老爷的人,就是宋二太太的人,二老爷是男主人,他的人不用吵不用闹,只要站在那儿,其他人就得自动避让。

    宋渺渺夫家高家的下人,还得分她的陪房,高家的家生子,以及各嫂子的陪房,宋渺渺丈夫有四个哥哥,其中前三嫂难产过世,后又续娶了一位,所以光是兄嫂的陪房就有五姓。

    这人多的连宋渺渺自己都搞不太清楚了!

    进了客院之后,各房忠心的下人自然是争着为自家主子争房,抢不到的人自然就生气了,吵起来常有的事,就是撕掳起来也是司空见惯的了!

    他们吵闹不休,可苦了附近客院的客人,黎浅浅和黎漱同住松院,只是黎漱住的是正屋,她们住的是后罩房。

    本来是要安排她们住在东、西厢,不过章老说,还是让她们姑娘家住到后罩房去的好,自在些。

    黎漱没意见,其他人也不会有意见,黎浅浅她们就住到后罩房去,没想到隔壁客院住进来一批不吵会死的客人,一整个晚上吵个没完不说,还有人吵输了就哭,音调还忽高忽低,似在与外头的雷雨声打对台,真是叫人受不了啊!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七百九十七章 打包送回去 返回《穿越之教主难为》目录 下一章:第七百九十九章 下雨天留客天(快捷键 →)